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职业培训 > 来华留学生的毕业选择:留下工作创业,或将知识带回家乡

来华留学生的毕业选择:留下工作创业,或将知识带回家乡

2018-08-23 来源:澎湃新闻  浏览:    关键词:

普里通在毕业典礼上发言。

复旦大学官网 图新学期在即,又有一批留学生正准备步入中国课堂。

与此同时,还有一批已经毕业或即将毕业的来华留学生面临着留下还是回国的选择。

今年3月,教育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共有48.92万名外国留学生在我国高等院校学习,来自204个国家和地区的各类留学人员分布在我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935所高等院校。

来华留学人数连年递增,我国已成为亚洲最大留学目的国。

近日,5位不同学校的来华留学生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述说了他们的来华留学经历,以及毕业后的打算:是选择留在中国继续深造、工作、创业,还是回到家乡。

怀揣各自梦想来到中国“留学期间,不管我身体有任何不舒服,都有人会建议我多喝白开水。

发烧了?多喝水!压力大?多喝水!”6月,在华东师范大学2018届毕业典礼上,来自意大利的留学生王小龙(中文名)凭着一段幽默的发言,瞬间蹿红互联网。

他2013年前往北京语言大学学过中文,后又至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专业读研。

“开水是一个会代表中国一些习惯的东西,很有意思。

”王小龙近日告诉澎湃新闻,最初他打算讲“你的外卖到了”的段子,但最后觉得“喝开水”更恰当,“可以让同学们不感到无聊”。

来中国前,王小龙已经掌握了意大利语、英语、法语、西班牙语和德语5种语言。

“沟通是非常重要的能力。

”王小龙称这是他来华留学的初衷,此外,中国文化、艺术和历史令他着迷。

“如果能从中国朋友那里深刻了解这里的文化,我会非常开心。

”同样因为热爱中文来到中国留学的还有哈萨克斯坦姑娘罗拉,她就读于青岛科技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从大一至研一,已有五年。

罗拉告诉澎湃新闻,自己从小喜欢中文,会看中国电影。

“中文超级难,很有挑战,而我就喜欢有挑战、有难度的东西。

”罗拉说,中文可以学习一辈子。

西北大学应届毕业留学生彬龙来自塔吉克斯坦,他爱看李小龙的电影,一直想到中国看一看。

“祖国和中国关系越来越好,来中国学汉语,回国可以找份翻译工作。

”彬龙告诉澎湃新闻。

来自孟加拉国的普里通2013年来华留学,则是因为心仪复旦大学计算机专业。

“那时对中国了解不多,只知道北京大学、五千年历史、长城。

”普里通说,对于复旦大学的了解,也是在网上查到的。

父亲曾反对他来华留学,怕他不适应异国环境。

可复旦大学是顶尖高校,不来会后悔,普里通一再坚持,说服了家人。

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普里通中文说得颇为顺畅,但初来中国时,他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语言。

按照复旦大学的规定,留学生汉语水平测试必须达到5级,普里通要先学习一年中文,才能进行专业学习。

但一年的中文学习时间远远不够,刚上专业课时,普里通很难听懂。

加上课程本身难度大,很多时候他都要先把中文译为英文,再在网上找专业资料学习,最后再译回中文。

中国同学的“优秀”也让他“惊呆了”,让他感受到了差距。

普里通说,自己数学在家乡同龄人中算是蛮好的,来到这边,和中国学生一比,显得很差。

“在家乡,一个班里最多有十几人比较用功,但在复旦,每个人都是这样。

”普里通说,之前读书只要在学期最后两周好好学习就行,可在复旦须日日如此。

最近两年,普里通一直用微信与家人联系,还未回过国,假期会去与专业相关的公司实习。

苏州、杭州、绍兴、北京、广州、哈尔滨……这些年,普里通的足迹踏遍了不少城市,对中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而今年春天的黄山一行令他印象最深。

“爬山时的感受就像在中国求学的四年——从零到现在,很多次想放弃,坚持不下去,但看看其他人可以做,就感觉自己也可以——最终到达顶峰‘一览众山小’,回望山下风景,一切都是值得的。

”普里通说。

同普里通一样,刚到中国,彬龙最大的阻碍也是语言。

“我当时是一个16岁的小孩,刚离开妈妈的怀抱,中国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学汉语也是。

”那段时间,彬龙每天会学习10个生词,然后随意找一个陌生人交流。

“你不努力,谁也不会给你想要的生活。

”彬龙常用这句话来激励自己。

现在,他的中文讲得异常顺畅,“还打得一手好快板”。

彬龙自称曾当选为国际交流学院学生会副主席,原因是“用中文介绍自了己,然后他们就选我了”。

他的课余生活也很丰富,演过电影、做过模特、拍过广告,还会参加一些话剧表演。

也曾前往北京参加全球外国人汉语桥比赛,获得优胜奖。

刚到青岛时,罗拉对中国人的热情印象深刻。

汉语言文学的一些专业词汇对罗拉而言难度颇大,学校老师和同学会主动来帮她学习中文。

独在异乡求学,罗拉难免会想家,但学业以及朋友的陪伴让她渐渐充实起来。

学校也常给留学生安排诸如茶艺、包饺子等中国文化活动,颇受欢迎。

谈及此处,罗拉称“十分喜欢流行于民国时期的旗袍”,觉得那时的女孩非常温婉。

在饮食方面,起初罗拉一吃辣椒就会留眼泪,如今她已经可以“稍微适应”辣椒,也非常喜欢青岛海鲜,特别是大虾。

她还想带青岛啤酒回故乡给家人尝尝,“觉得好喝”。

毕业选择:回国or留下夏天毕业时,王小龙邀请了父母来中国游玩。

对他来说,父母对中国的印象无比重要。

“如果他们了解我的中国生活是怎么样的,他们肯定会很高兴。

”王小龙的女友是意大利华裔,同样来自米兰,两人在华师大相识。

“他们都说‘爱在华师大’,我们在华师大相遇了。

”澎湃新闻6月采访时,王小龙和女友正在准备一个关于共同促进中国大学国际化发展的项目,他决定留在中国发展。

“我觉得中国是最大的一个市场。

”王小龙说,自己最感兴趣的是中国人做生意的能力,“特别是温州人”。

借毕业致辞的影响力,王小龙获得了许多机会。

“很多公司来找我,因为我比较熟悉中国,也很熟悉意大利。

现在我就是作为一个桥梁,让一些中国公司和意大利公司合作,帮他们做一些事情。

”但同时,他表示自己压力很大,因为走好下一步很重要。

“选择太多了,我要一定要注意,做一个最好的选择。

”今年是罗拉来到青岛的第5年了。

她告诉澎湃新闻,自己今年读研究生一年级,学习编辑专业,还有一年毕业。

她已经做好了留在中国的打算,或会从事翻译一类的工作。

现在,她最大的愿望是写一本关于中国文化和哈萨克斯坦文化的书。

在她看来,“一带一路”正在促进两国贸易往来,哈萨克斯坦可以从中国学习很多新的东西,“这非常重要”。

伊朗籍留学生龙生。

经济日报 图龙生和阿里两兄弟来自伊朗,今年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博士生毕业。

“我是中国农历龙年出生的,所以给自己取名叫‘龙生’。

”龙生告诉澎湃新闻,与其他留学生或就业或回国的选择不同,他们兄弟俩决定留在北京创业,目前已在北京开办了两家青少年跆拳道馆。

龙生和阿里曾经是伊朗的青少年跆拳道冠军,他们学了22年跆拳道,8年拳击,4年武术和两年太极。

龙生告诉澎湃新闻,来到中国,不仅想学中国的功夫文化,更想把自己的功夫传授给中国的新生一代。

“创业并不简单,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也遇到了很多困难。

因为我们是外国人,在这里开公司,第一个难关就是语言,所有的东西是中文的,第二个就是你还不认识路,也不懂开公司的流程。

”龙生告诉澎湃新闻,如果没有中国朋友的帮助,他们不可能成功,“朋友们帮我们注册公司,帮我们选地址,帮我们装修,帮我们招生。

”在复旦大学2018届毕业典礼上,普里通作为留学生代表发言,讲到了未来规划,“毕业之后,我选择继续深造,而且以后在中国工作。

等技术成熟后,再把支付宝、微信、共享单车等带回孟加拉。

”对普里通而言,离开呆了四年的母校有些艰难,这里是他的“第二个家”。

今秋开始,普里通将在上海交通大学继续读研。

他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一个月回一次母校。

“对母校的情谊,每一位毕业生都一样,是没有国界的。

” 普里通说。

与前几位留学生不同,彬龙尽管不舍母校,但仍决定回到家乡。

回到塔吉克斯坦的彬龙已经接到多个公司邀约。

“他们需要翻译人员,因为有很多同中国相关的项目。

”彬龙说,他会再来中国,看看朋友和老师。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